《故宫博物院院刊》执行主编张露 :

博物馆学术期刊面临的挑战和机遇

  博物馆所主办的学术期刊应该在很大程度上区别于考古学期刊,这是博物馆业内同行首先要明确的。《故宫博物院院刊》在新闻出版的分类中被划分为“文化教 育类”(G),但是在核心期刊评价体系中却被划归“考古类”(K)。这是长期以来我们自身无法逃避的一个角色失衡。
  因为博物馆本身所承担的文化宣传、知识普及职能远远大于单纯的文物收藏职能,所以形成本刊有史以来的办刊定位。《故宫博物院院刊》的主要内涵包括明清 宫廷历史、古代官式建筑、古代文物文献研究以及博物馆工作,前几个方面都是关于古代的,只有最后一个方面是结合当前博物馆实际工作的。与文物出版社、各考 古所及其他博物馆主办的学术期刊相比,本刊具有更加综合性的特点,这是我们的优势也是弱势。优势是我们的发稿范畴相应扩大,弱势是我们缺少发表考古报告类 等第一手资料的机会,而后者某种程度上大大影响了刊物的发行量和传播优势。然而,“新史学”的兴起壮大,及因之所倡导的将“物质、社会与文化有机联系” 的新视角,多学科相结合的新研究方式,又使博物馆期刊看到发展的曙光。
  首先,博物馆丰富的文物文献收藏是社会史视角下不可或缺的资源优势。随着历史学的发展,单纯的政治史、经济史及军事史、文化史研究已远远不能满足学术发展的要求,借助人类学研究、考古学研究、家族史、地域史及图像资料等成果,早已进入史学发展日程 。近年来,借助图像材料的物质文化史、社会史研究也日渐火热 ;此外,对艺术史的研究亦有意识地结合家族史、经济史、文化史等,使艺术史进入社会史研究的范式。博物馆收藏的大量艺术品因此更加显示出其积极意义。
  其次,博物馆的学术研究不应该满足于古董欣赏式的解释,而要加强以馆藏作品为基础的文化整合研究。近年来学术的进步已经说明,简单的物的描述和解释已 经不能满足人们对学术的需求,多维度、深化的研究是人文科学发展的整体要求。2003年,故宫郑欣淼院长提出“故宫学”的倡议,明确了文化整合研究的意 义。他说,“故宫的文物藏品、故宫的古建筑,故宫拥有这么长的历史,是和它作为明清皇宫491年间所发生的人和事联系在一起的,我认为故宫学的基础是在这 儿” 。故宫学是根植于对故宫博物院整体的认识,其研究也应是多学科结合的。诸如对一个个案性文物的研究,可以涉及到古器物部或古书画部,同时涉及文保科技部, 如果在论及其陈列原状,又可能涉及到古建部,再关联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