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编辑室副主任洪石:

学术期刊在文化遗产研究与保护中的作用

我国是文明古国,丰富的文化遗产是祖先们留下的宝贵财富,是我们开创美好未来的坚实基础。过去我们对于古代遗址更注重发掘,而不注意科学保护。如今文化遗 产保护工作备受关注,它不仅涉及具体的保护规划、措施等,更涉及相关的理念、原则和理论等。对于各个层面的问题都需要研究和探讨。学术期刊对此应加以关 注,并提供研讨和宣传的平台。目前文物考古界只有《中国文化遗产》一个专门刊物,2009年《东南文化》改版,增设了“遗产保护理论”栏目,非常符合当前形势和学术发展的需要。近年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考古杂志社对这方面工作也很重视。我所于2007年正式成立了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20077月,我所组织召开了“中国大遗址保护研讨会”,为此《考古》月刊在2008年第1期刊发了“本刊专稿——考古学与大遗址保护”。

20093月,考古杂志社举办了“期刊建设与考古学的发展暨纪念《考古》创刊500期学术研讨会”,并在《考古》2009年第5期上作为专稿刊发了会议的纪要。在会议上,很多期刊的负责人和相关研究人员从不同角度对期刊建设都提出了很多可操作性意见,对我们的实际办刊工作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但会议没有设专题讨论文化遗产方面的问题,在我们今天这次会议上正好可以就这一主题进行充分的研讨。

从广义上说,学术期刊本身就具有保护文化遗产方面的功能。学术期刊实际上是信息公开化的一种存档方式,如学术期刊上发表的一些考古发掘资料,有文字、线图 和照片等,也是对文化遗产一种永久性的记录和保存,即使若干年后其中的一些遗迹或遗物因为自然或人为的原因消失了,但有文字描述、线图和照片留存下来,也 是可供后人参考、研究的重要资料。这如同我们现在研究古代文献一样,现在的学术期刊也将成为后代珍贵的文化遗产,从这个意义上讲,做好学术期刊工作也是造 福后代的大事。

在文化遗产研究与保护中,要充分发挥学术期刊的舆论导向作用,加强学术期刊自身建设。学术期刊要生存和发展,必须注重时效。现代传媒手段多样,我们学术期 刊在新的形势下要加强时间观念,一方面敦促作者尽快完稿、尽快改稿,一方面尽量缩短审稿、编辑、出版各个环节的耗时,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作品发表,这样 才能将最“新”的文化遗产研究与保护方面的成果呈现给读者,才能体现出“新”的价值和意义。如请作者提供文、图和照片的电子版,用电脑编辑和排版,也可通 过网络和传真传递审稿意见、收发校样等,以及现代印刷技术,都能节省很多时间。

学术期刊要面对全国各地的作者,也有少数海外作者。如何更好地与作者沟通、探讨,将作者的意思准确表达,将考古发掘简报和研究论文等更为科学、规范地发表 是我们学术期刊应承担的责任。而广大的作者群,其研究方向各不相同,如何培养作者群,博采众长,繁荣学术,引导作者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去研究古代文化遗 产本身,以及保护文化遗产的相关理论、政策、法规、措施、技术、方法等,也是学术期刊应肩负的重任。过去,学术期刊对前一方面关注较多,而对后一方面的宣 传、介绍、研究和探讨有所欠缺。

优秀的学术期刊应该是世界性的,而文化遗产本身也是全人类共同的财富,我们对于文化遗产的研究和保护成果需要让世界认知,让知识信息在全球范围内传播,加 强中外交流,共同促进世界文化遗产的研究与保护。具体来说,学术期刊至少应附英文目录和提要。《东南文化》在这方面走在了前面,不但有英文目录和提要,而 且还有日文提要和韩文提要。而在网络上提供免费资源——发表学术期刊的中英文目录和提要,也是学术期刊向国际化方向迈进的一个手段。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 研究所开办的“中国考古”网站的英文版中,就免费提供了包括《考古》、《考古学报》,以及《东南文化》在内多家学术期刊的英文目录和提要的检索。现在很多 学术期刊加入了CNKI(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支持互联网与电子出版物,这也是学术期刊日益国际化的表现。

  612日是中国“文化遗产日”,也是我们这次会议的主题之一。设立中国“文化遗产日”,充分体现了党和国家对文化遗产保护的高度重视和战略远见。学术期刊也要在提高公众对文化遗产保护重要性的认识,动员全社会共同参与、关注和保护文化遗产方面发挥积极作用,营造保护文化遗产的良好氛围,既讲学术,重视基础资料、专业知识、深入解读、学术前沿,又关注公众,普及相关知识,增强全社会的文化遗产保护意识,推进文化遗产保护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