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东南文化》编辑委员会顺利召开

2017年6月29日,《东南文化》编辑委员会(以下简称“编委会”)在南京博物院顺利召开。会议由南京博物院副院长、《东南文化》编委会常务副主编王奇志主持,《东南文化》编委会成员、增刊负责人以及编辑部成员20余人参加了会议。
  《东南文化》编辑部主任、本刊副主编毛颖代表编辑部汇报了上次编委会以来本刊的各项工作、取得的工作成果和获奖情况,反思编辑部在工作中存在的不足之处,并结合行业内其他期刊的工作经验分享了自己的心得体会,并提交了需要会议讨论决 定的问题。《东南文化》编辑部副主任朱国平作补充发言,从地域范围、时代范围、内容范围和约稿、组稿规定以及编辑流程等几个方面探讨考古学类稿件的用稿规范。《东南文化》编辑部美编姜舟汇报了本刊电子书的制作情况并进行了操作演示。
  南京博物院院长、本刊编委会主任委员、主编龚良强调本次编委会的目的是要提问题、找建议,不变的是期刊的宗旨和质量。他主要提出四个问题以供编委讨论。第一,在办刊宗旨方面,《东南文化》定位于中国大陆东南及港、澳、台地区乃至日、 韩等东亚诸国文化遗产的探索、研究、保护、展示与利用等,这一宗旨在新形势下是否需要改变?第二,在杂志的质量方面,要保持杂志的质量不变而且要有所提升,那么应如何提升《东南文化》的质量?第三,在用稿方面,类似古建、非遗、 博物馆等领域的个案研究类文章能不能发表?第四,在用稿范围方面,《东南文化》最初的范围是立足东南、放眼全国、辐射东亚,这个范围是否需要继续坚持?
  之后,《东南文化》编委会成员就以上四个问题各抒己见。
  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教授、本刊编委陆建松提出,博物馆和学科的发展规划要相互适应。《东南文化》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方面要注重特色,个案研究类的文章要由点到线到面,要能够解决普遍性的问题。《东南文化》可以多关注高校的讲 座和会议以便拓宽稿源。好的稿件是提升学术期刊影响力的关键,这就需要关注最前沿的观点,每年都要组织影响力强的文章。反对形而上、臆造名词类空泛的文章,反对无病呻吟的文章。年轻的编辑需要继续提升编辑水平,多参加学术会议, 从而抓住作者群,办好杂志的重点还是要有好的稿源。仅仅依靠编辑部成员的力量不够,要借助专家的力量,多请专家举办会议寻找组稿方向。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本刊编委会副主任委员贺云翱提出,现在很多从国外回来年轻人习惯将国外的理论直接翻译过来,整理一下变成自己的成果,《东南文化》应该尽量避免发表此类文章。《东南文化》有文 化遗产的专栏,应该多发表有关田野的文化遗产类文章。编辑部要关注国家战略和国家重点课题,有意识地引导学术讨论,为学术繁荣做出自己的贡献。至于《东南文化》的用稿范围问题,“立足东南”指的是办刊在东南地区,希望它能在全 国有更好的影响力,更具国际化。
  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本刊编委陈薇认为跨学科之间的交流合作越来越重要,可以揭示人类文明的全过程。从大报恩寺和明故宫的保护规划案例中可知,考古学发展到今天已经不再是“关在门内”的学科,它对我们的生活和对文明的认知深 度有更高的要求。我国东南地区考古资源丰富,在技术方法和文明揭示上有可能存在一定的普遍性,《东南文化》有责任去揭示这种普遍性。《东南文化》要注重突出自己的特色,从考古手段到展示方式上都应该有自己的特点。在个案研究 方面,田野调查资料是最有吸引力的,有特殊性和代表性的个案研究类文章很重要。建筑学科今年有很大的调整,遗产保护方向被单列出来,以前是将遗产保护方向捆绑在历史学上的,如建筑历史理论与遗产保护研究、城市建筑历史理论及 遗产保护、景观建筑与遗产保护,从2017年开始单列,说明国家对遗产保护更加重视。在稿源方面,如何纳入更高级别的检索系统很重要,建议《东南文化》多举办国际性研讨会,多请学科领域内的专家参会,以此获得优质的稿源。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本刊编委张学锋指出《东南文化》仅仅是期刊名称,不应将作者的地域限定在东南地区,这样只会自缚手脚,作者群要放到全国甚至全球。编辑部成员要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准,能够把握领域的前沿问题。编辑部工作 的重点是组稿,而不是等稿,这需要编辑部自己去发掘稿源。编辑部收到稿子时要有自己的判断,要能够最大程度地保留优质稿件。《东南文化》可以充分发挥特色展览陈列的作用,与展览相互结合来组稿。
  南京博物院学术委员会秘书处主任、本刊编委谷建祥提出,《东南文化》的定位要与历史学、考古学、民俗学等传统学科结合,聚焦学术热点,引领学术潮流。就杂志而言,还是要多发表传统的考古学文章。在组稿方面,组稿需要人脉、 前期准备和相关研究,《东南文化》的组稿可以与相关学术沙龙结合起来。文化遗产类文章的材料要区别考古学和人类学的材料,相同的材料从不同的角度来解读也能有不同的观点,总之材料需要有自己的特色和规范。
  南京博物院民族民俗研究所所长、本刊编委陆建芳认为学科是被材料推动向前的,好的材料至关重要。好文章要有三个“新”——新思想、新观点、新资料,《东南文化》也要把握这三个“新”。《东南文化》应该每年开一场务虚会, 通过探讨来调整办刊方向,进而思考在新形势下如何办好刊物。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轨迹正在并行而驱,《东南文化》如何把握这个趋势很重要。
  南京博物院古代艺术研究所所长、本刊编委欧阳宗俊提出,院藏文物的研究也可以作为稿源,院藏文物研究不能仅仅是介绍文物和简单鉴赏,相关的研究工作要有理论性,要结合当地、当时的文化背景,深刻地反映其背后所蕴藏的文化内涵。
南京博物院副院长、本刊编委会副主任委员李民昌指出,编辑部要结合国家的方针政策,把握正确的前进方向。考古发掘资料是《东南文化》的重要稿源,如果将文化遗产调查资料比对考古调查报告,就会发现文化遗产类材料有很大的完善 空间。所以调查研究类的材料有了统一的规范后可以在本刊发表,比如大遗址、古城名镇的保护研究等都很有价值。
  南京博物院副院长、本刊编委会副主任委员刘文涛建议《东南文化》既要把握前沿热点问题,也要借助外界有影响力的专家。王奇志认为《东南文化》由于各种原因的确存在一些问题,对学术热点的敏感度存在不足,对于建立新的学术规 范还缺乏底气,这些都需要去调整和改变。
  最后,龚良感谢了各位编委的建议,希望《东南文化》能够在学科建设方面有所作为。新理念对学科发展的作用很大,尤其是在遗产学和博物馆学领域。《东南文化》总的原则不变,始终要起到引领学科发展的作用,期刊下一步会根 据编委的意见作出微调。编辑部的成员要根据自己负责的类别了解该学科的前沿问题,不断提升自己的业务水准。(执笔:徐秀丽)